過來人分享  logo_resource_03.jpg


分 享 ( 一 )

「 透 過 輔 導 服 務 我 能 夠 重 建 破 碎 的 人 際 關 係 , 並 將 個 人 驅 動 力 重 組 , 我 的 受 壓 感 得 以 宣 洩 。 」
 


分 享 ( 二 )

「 在 來 人 際 輔 導 中 心 之 前 ﹐ 我 看 過 四 個 輔 導 員 。 要 看 第 五 位 ﹐ 當 然 是 因 為 我 的 病 還 沒 找 出 原 因 和 根 治 。

由 於 其 它 計 劃 的 限 制 ﹐ 我 只 在 人 際 輔 導 中 心 接 受 了 不 到 三 個 月 的 治 療 。 我 也 不 太 相 信 ﹐ 纏 繞 了 兩 年 的 病 ﹐ 馬 上 找 到 了 病 源 ﹐ 而 且 消 失 了 。

這 要 歸 功 於 在 這 裡 ﹐ 我 遇 上 了 一 位 有 血 有 肉 的 天 使 -- 我 的 輔 導 員 。

雖 然 她 不 斷 嘗 試 說 服 我 ﹐ 說 我 的 痊 癒 自 己 也 有 很 大 的 功 勞 ﹐ 可 是 ﹐ 我 努 力 了 好 長 的 時 間 ﹐ 一 直 到 遇 上 她 ﹐ 我 才 再 找 回 自 己 和 快 樂 。

現 在 ﹐ 我 學 會 了 一 些 基 本 照 顧 自 己 的 常 識 ﹐ 也 懂 得 利 用 這 兩 年 來 累 積 的 智 慧 。 我 不 再 覺 得 草 木 皆 兵 ﹐ 不 再 只 會 依 賴 別 人 。 生 命 突 發 的 意 外 ﹐ 現 在 也 有 把 握 處 理 。

這 些 聽 起 來 像 是 正 常 不 過 的 態 度 ﹐ 對 於 有 情 緒 病 人 來 說 ﹐ 都 是 遙 不 可 及 的 夢 想 。

而 現 在 ﹐ 變 成 了 我 的 現 實 。 」
 


分 享 ( 三 )

在 2005 年 12 月 , 我 被 證 實 患 上 抑 鬱 症 。 當 時 ﹐ 由 於 病 情 比 較 嚴 重 , 所 以 需 要 同 時 進 行 藥 物 及 心 理 治 療 。

最 後 ﹐ 在 醫 生 的 轉 介 下 ﹐ 接 受 私 人 輔 導 員 的 心 理 治 療 ﹐ 他 們 商 業 化 及 只 著 重 金 錢 收 益 的 態 度 ﹐ 帶 給 我 一 些 不 快 的 經 驗 。

幸 好 地 , 再 透 過 醫 生 的 介 紹 , 認 識 到 人 際 輔 導 中 心 及 我 的 輔 導 員 。 初 次 會 面 , 我 己 經 深 深 感 受 到 輔 導 員 的 誠 意 及 專 業 精 神 。 在 我 的 輔 導 員 幫 助 下 , 令 我 走 出 人 生 的 谷 底 , 更 令 曾 經 有 自 殺 傾 向 ﹑ 濫 藥 及 酗 酒 的 我 ﹐ 戒 掉 所 有 惡 習 , 並 學 會 珍 惜 生 命 。

由 於 中 心 的 收 費 相 宜 ﹐ 對 於 低 收 入 的 我 ﹐ 減 輕 了 醫 療 費 用 的 負 擔 。
 


分 享 (四)

我 是 一 個 思 覺 失 調 的 病 患 者 。 

從 小 到 大 ﹐ 我 是 萬 千 寵 愛 在 一 身 ﹐ 是 家 中 的 小 霸 王 ﹐ 是 老 闆 心 中 的 第 一 名 ﹐ 是 男 朋 友 心 中 的 女 皇 ﹐ 凡 事 都 追 求 完 美 ﹐ 覺 得 幸 福 是 必 然 的 。 在 我 的 眼 裡 只 有 金 錢 和 工 作 ﹐ 每 天 工 作 十 多 小 時 ﹐ 廢 寢 忘 餐 ﹐ 不 參 加 家 庭 及 朋 友 聚 會 ﹐ 日 日 天 昏 地 暗 地 工 作 ﹐ 為 的 只 有 名 與 利 。

2008 年 ﹐ 我 終 於 受 不 了 工 作 壓 力 ﹐ 病 發 了 ﹐ 倒 下 來 了 ﹐ 這 是 我 始 料 未 及的 。 病 發 後 的 三 個 月 , 我 在 藥 物 治 療 下 ﹐ 每 天 都 過 著 迷 糊 的 日 子 ﹐ 自 我 價 值 低 了 ﹐ 亦 失 去 了 生 存 的 目 標 ﹐ 有 尋 死 的 念 頭 。 在 醫 生 的 介 紹 下 ﹐ 我 找 心 理 醫 生 輔 導 ﹐ 見 過 兩 個 收 費 高 昂 的 私 家 醫 生 , 情 況 都 未 有 好 轉 ﹐ 心 情 十 分 低 落 ﹐ 覺 得 心 理 輔 導 是 不 設 實 際 的 。

直 到 我 找 到 人 際 輔 導 中 心 ﹐ 我 才 明 白 心 理 輔 導 的 好 處。 我 的 輔 導 員有 多 年 輔 導 精 神 病 患 者 的 經 驗 ﹐ 她 很 正 面 的 告 訴 我 精 神 病 ﹐ 並 不 是 大 不 了 的 ﹐ 只 是 一 種 普 通 的 病 。 學 懂 處 理 病 發 時 的 情 緒 ﹐ 準 時 服 藥 ﹐ 便 可 以 踏 上 康 復 之 路 。 她 抽 絲 剝 繭 地 把 我 的 問 題 一 步 一 步 展 示 出 來 , 讓 我 明 白 精 神 病 人 的 在 處 事 時 的 通 病 , 增 強 了 我 的 自 信。 經 過 了 一 年 多 的 輔 導 , 我 對 自 己 的 性 格 有 了 一 定 的 認 識 , 更 學 懂 釋 放 壓 力 ﹐ 珍 惜 親 人 和 朋 友 , 擴 闊 了 自 己 的 胸 襟 。 在 輔 導 員 的 鼓 勵 下 ﹐ 我 更 與 男 朋 友 結 婚 , 建 立 了 我 們 的 家 庭 ﹐ 過 著 從 未 有 過 的 幸 福 生 活 。

我 們 很 感 謝 公 益 金 ﹐ 提 供 收 費 合 理 的 輔 導 服 務 ﹐ 讓 我 們 能 夠 遇 上 我 的輔 導 員 ﹐ 帶 領 我 們 走 出 思 覺 失 調 的 陰 霾 ﹐ 活 出 一 個 更 理 想 的 生 活 。 
 


分 享 ( 五 )

親 愛 的 人 際 輔 導 中 心 : 

多 謝 兩 位 輔 導 員 在 這 段 黑 暗 痛 苦 期 間 對 我 的 不 離 不 棄 。 這 段 期 間 ﹐ 有 時 就 連 家 人 和 朋 友 想 幫 也 未 能 幫 得 到 ﹐ 每 次 我 來 這 裡 ﹐ 我 會 有 釋 放 的 感 覺 。 輔 導 員 的 了 解 和 教 我 做 的 減 壓 功 課 很 有 用 ﹐ 同 時 我 亦 因 為 這 樣 而 了 解 自 己 很 多 。 

人 際 輔 導 中 心 是 不 可 缺 少 的 ﹐ 在 這 個 繁 忙 的 大 城 市 ﹐ 別 人 常 存 在 歧 視 的 目 光 看 我 們 , 幸 好 有 這 個 中 心 ﹐ 在 心 理 和 經 濟 上 都 幫 了 我 不 少 。 在 此 更 感 謝 所 有 其 他 職 員 和 他 們 美 麗 的 笑 容 。 


分 享 ( 六 )

經 過 幾 次 的 面 談 後 ﹐ 弟 弟 的 行 為 見 到 有 些 進 步 。 在 每 次 做 完 專 注 呼吸 練 習 後 ﹐ 弟 弟 明 顯 地 放 鬆 了 ﹐ 情 緒 亦 平 靜 了;此 外 ﹐ 在 面 談 中 所 給 的 建 議 亦 受 用 ﹐ 但 外 在 的 因 素 ﹐ 例 如 家 庭 、 學 校 等 方 面 ﹐ 如 能 相 應 配 合 ﹐ 得 到 的 效 果 會 更 好 。 如 能 增 加 父 母 溝 通 的 環 節 ﹐ 能 使 父 母 有 更 深 的 了 解 ﹐ 從 而 使 家 庭 的 大 圍 氣 氛 改 變 ﹐ 我 相 信 弟 弟 的 進 步 會 更 顯 著 。
 


分 享 ( 七)

一 位 被 丈 夫 遺 棄 的 人

我 在 一 個 單 親 和 綜 援 的 家 庭 成 長 。 爸 爸 在 我 很 小 時 因 病 離 開 , 由 於 這 樣 , 鄰 居 便 欺 負 我 們 和 看 不 起 我 們 。 在 小 學 時 曾 被 一 名 中 年 男 人 非 禮 , 但 因 為 不 想 母 親 擔 心 而 沒 有 告 訴 她 和 其 他 人 , 只 是 偷 偷 地 哭 泣 。 自 始 , 我 覺 得 自 己 污 穢 , 沒 有 人 會 喜 歡 我 , 別 人 不 喜 歡 我 是 「 對 的 」 , 我 相 信 是 一 個 沒 有 價 值 的 人 。 

直 到 初 中 時 , 我 認 識 主 並 返 教 會 , 但 都 不 能 解 決 我 心 底裡 的 創 傷 , 因 為 我 覺 得 羞 恥 , 我 害 怕 他 們 和 介 意 他 們 的 看 法 , 所 以 , 一 直 都 沒 有 告 訴 他 們 , 把 成 長 中 的 經 歷 隱 藏 在 心 裡 。 直 至 男 朋 友 的 出 現 , 他 知 道 我 的 經 歷 後 都 接 納 我 , 所 以 很 快 便 結 婚 , 因 為 我 一 直 想 離 開 這 個 家 庭 , 組 織 一 個 新 的 家 庭 。 

我 們 結 婚 多 年 後 , 有 一 晚 丈 夫 對 我 說 : 「 要 離 開 這 個家 , 要 好 好 的 照 顧 自 己 。 」 , 這 刻 , 我 忍 著 淚 水 與 他 吃 完 晚 飯 後 , 回 到 家 中 , 便 大 哭 , 並 問 自 己 「 點 解 」 和 責 備 自 己 , 我 好 像 突 然 失 去 了 一 切 , 以 後 自 己 一 個 , 感 到 很 孤 單 。

直 到 同 學 介 紹 我 去 人 際 輔 導 中 心 見 輔 導 。 這 位 輔 導 員 很 耐 心 地 聆 聽 我 的 經 歷 , 容 許 我 自 由 地 表 達 自 己 及 引 導 我 細 看 自 己 遺 忘 了 的 感 受 。 在 過 程 中 , 我 真 實 地 發 現 自 己 很 介 意 別 人 對 自 己 的 看 法 和 評 價 , 更 進 一 步 , 在 丈 夫 離 開 後 , 我 驚 自 己 「 頂 唔 順 」 那 種 被 遺 棄 的 感 覺 而 放 棄 自 己 去 「 自 殺 」 , 因 為 自 小 已 有 一 種 焦 慮 、 不 安 的 性 格 潛 藏 在 心 裡 。 最 後 , 經 過 九 個 月 的 輔 導 , 我 感 到 被 該 位 輔 導 員 的 接 納 和 肯 定 , 也 給 予 了 一 個 安 全 的 地 方 舒 發 自 己 內 心 的 感 受 和 掙 扎 , 在 她 面 前 , 我 也 學 習 了 放 鬆 自 己 。 當 然 , 更 重 要 的 是 她 與我 同 行 這 段 艱 難 的 路 , 我 感 到 不 再 孤 單 , 我 也 漸 漸 從 中 建 立 了 自 信 心 , 接 納 自 己 , 有 勇 氣 的 面 對 不 可 預 計 的 將 來 。

我 很 多 謝 我 的 輔 導 員 , 也 感 謝 公 益 金 的 支 持 , 以 致 給 予我 合 宜 的 收 費 , 以 致 她 能 與 我 同 行 這 艱 難 的 時 間 , 勇 於 面 對 將 來 的 路 。
 


分 享 ( 八)

本 人 三 年 前 , 因 抑 鬱 症 經 精 神 科 醫 生 轉 介 , 在 人 際 輔 導 中 心 接 受 心 理 治 療 , 因 輔 導 中 心 有 部 份 經 費 來 自 公 益 金 資 助 , 對 有 經 濟 困 難 的 我 , 有 莫 大 幫 助 。這 幾 年 的 治 療 , 除 了 對 輔 導 員 慢 慢 建 立 信 心 , 也 由 一 個 對 任 何 事 都 是 負 面, 改變 接 受 自 己 都 有 好 的 一 面 。 所 以 希 望 有 更 多 像 我 一 樣 , 在 這 方 面 有 需 要 的 人 , 認 識 這 間 機 構 , 從 情 緒 病 中 走 出 來 。



分 享 (九)

作 為 一 對 表 面 恩 愛 又 願 意 為 對 方 付 出 的 夫 婦 , 在 婚 姻 路 都 會 面 對 波 節 , 在 溝 通 上 也 出 現 困 難 。 我 們 還 以 為 努 力 付 出 , 相 互 關 愛 , 問 題 就 自 然 解 決 , 倒 不 知 走 入 死 胡 同 而 不 自 覺 。 感 謝 主 , 在 牧 者 的 提 醒 和 鼓 勵 下 , 走 進 ReSource 的 輔 導 室 , 藉 著 專 業 的 指 引 , 改 善 外 子 說 話 表 達 的 能 力 , 我 也 得 益 良 多 。

首 先 , 輔 導 員 幫 助 我 們 互 相 坦 誠 表 達 情 感 , 接 納 對 方 的不 足 , 學 習 欣 賞 對 方 的 優 點 , 使 我 們 原 已 深 愛 對 方 的 愛 得 以 強 化 , 讓 我 們 的 愛 增 加 不 少 正 能 量 , 使 我 明 白 外 子 是 一 位 少 說 多 做 的 丈 夫 。 其 次 , 在 輔 導 的 過 程 中 , 輔 導 員 幫 助 我 一 併 處 理 埋 藏 在 心 靈 深 處 : 「 兒 時 目 睹 父 親 遽 然 病 逝 , 及 後 家 境 清 貧 」 的 創 傷 , 使 我 心 靈 得 著 釋 放 , 不 再 害 怕 回 憶 自 己 的 原 生 家 庭 , 更 不 需 再 因 此 而 自 卑 。

此 外 , 外 子 因 提 早 退 休 , 面 對 不 明 朗 的 前 景 產 生 經 濟 壓力 , 而 感 到 傍 惶 , 透 過 輔 導 也 得 以 釋 懷 , 豁 然 開 朗 , 雖 然 環 境 和 經 濟 沒 有 改 變 , 但 他 的 心 境 卻 煥 然 一 新 , 使 我 作 為 妻 子 的 不 用 為 他 憂 心 , 無 需 費 神 去 勸 解 他 勿 杞 人 憂 天 , 這 也 是 我 意 外 的 收 獲 。

最 後 , 感 謝 主 , 祂 叫 我 們 積 極 面 對 那 些 妨 礙 婚 姻 邁 進 的關 卡 , 有 力 量 面 對 未 來 的 挑 戰 , 在 心 靈 幽 谷 中 , 祂 更 為 我 們 興 起 代 禱 者 , 賜 下 這 位 輔 導 員 成 為 我 們 的 幫 助 者 。 我 們 更 衷 心 鼓 勵 那 些 在 婚 姻 路 上 的 , 積 極 面 對 夫 婦 間 的 波 濤 , 盡 早 尋 求 專 業 輔 導 , 以 便 建 立 更 美 滿 的 婚 姻 生 活 。

在 此 , 我 們 衷 心 祝 願 ReSource 的 同 工 在 輔 導 的 崗 位 上 祝 福 更 多 有 需 要 的 心 靈 。



 分 享 (十)

 

感 謝 輔 導 員 的 用 心 輔 導 及 專 業 知 識 。
 
 



 分 享 (十 一)

 

我 的 輔 導 員 是 一 位 出 色 , 細 心 , 有 愛 心 , 有 能 力 的 超 級 輔 導 員 。
 
 



 分 享 (十 二)

 

接 受 輔 導 後 , 感 覺 自 己 成 長 不 少 。 心 境 也 没 有 暴 躁 , 平 靜 不 少 。 感 謝 輔 導 員 的 帶 引 和 指 導 。
 
 



 分 享 (十 三)

 

經 過 輔 導 後 , 改 善 了 我 的 婚 姻 , 讓 我 更 了 解 自 己 , 亦 發 現 自 己 病 的 根 源 在 那 裡 。 透 過 輔 導 , 我 重 整 了 自 己 的 人 生 , 經 歷 了 好 的 改 變 , 大 有 進 步 , 我 很 滿 足 和 幸 福 。 多 謝 公 益 金 的 資 助 , 多 謝 人 際 輔 導 中 心 和 輔 導 員 的 努 力 和 對 工 作 的 熱 誠 。 衷心感謝你們 !
 
 
 



分 享 (十 四)

 

致 人 際 輔 導 中 心

你 好 , 我 是 剛 剛 在 人 際 輔 導 中 心 完 成 治 療 的 受 助 人 。 多 謝 貴 中 心 提 供 的 輔 導 服 務 , 特 別 感 謝 我 的 輔 導 員 , 透 過 她 耐 心 及 專 業 的 引 導 , 我 得 以 更 深 入 了 解 自 己 , 並 加 強 內 在 力 量 去 處 理 問 題 。 此 外 , 不 論 是 接 電 話 或 接 待 處 職 員 都 非 常 親 切 有 禮 , 加 上 小 小 的 等 候 角 落 , 令 我 每 次 在 煩 囂 的 街 上 走 來 時 , 都 有 一 點 私 隠 空 間 讓 我 有 稍 稍 平 靜 下 來 , 再 專 注 接 受 輔 導 , 環 境 安 靜 , 感 覺 舒 適 放 鬆 。

以 下 是 一 段 個 人 分 享 , 希 望 籍 此 鼓 勵 遇 到 困 難 的 朋 友 , 主 動 跟 你 們 接 觸 , 開 放 地 接 受 專 業 輔 導 服 務 , 早 日 踏 出 困 境 。

成 長 於 破 裂 家 庭 的 經 歷

自 小 父 母 吵 架 不 停 , 最 後 母 親 出 走 , 唯 一 親 姊 避 走 移 民 , 留 下 懦 弱 的 父 親 。 當 年 20 出 頭 的 我 , 工 傷 未 愈 , 面 臨 失 業 , 被 迫 獨 自 擔 起 跟 父 親 的 生 活 , 既 煩 惱 住 宿 問 題 , 又 同 時 處 理 父 母 離 婚 的 法 律 事 宜 及 面 對 尋 找 工 作 的 迫 切 需 要 。 這 是 我 人 生 第 一 次 出 現 重 大 危 機 , 每 天 忙 著 處 理 各 大 小 生 活 事 情 , 完 全 無 暇 處 理 內 心 的 傷 感 及 徬 徨 。 隨 著 十 年 時 間 流 逝 , 生 活 上 總 算 稍 為 安 定 下 來 , 父 親 亦 完 全 依 賴 了 我 的 照 顧 , 以 為 一 切 事 過 景 遷 。 可 是 , 一 年 前 , 父 親 患 了 腰 傷 , 天 性 暴 躁 的 他 變 得 更 野 蠻 無 理 , 對 我 安 排 的 各 項 生 活 照 顧 都 不 滿 意 , 且 亂 發 脾 氣 , 我 被 弄 至 筋 疲 力 竭  , 結 果 壓 力 爆 煲 , 積 累 了 對 家 人 十 多 年 的 怨 恨 及 憤 怒 一 次 過 爆 發 , 更 想 到 結 束 生 命 以 終 結 這 一 切 孽 債 。

慶 幸 最 終 得 到 朋 友 介 紹 人 際 輔 導 中 心 給 我 , 輔 導 員 耐 心 聆 聽 我 的 成 長 故 事 , 她 帶 領 我 探 索 成 長 中 所 受 到 的 各 種 傷 害 , 引 導 我 深 層 地 認 識 及 欣 賞 自 己 , 並 協 助 我 釋 放 一 直 自 我 隱 藏 的 內 心 鬱 結 及 負 面 情 緒 。 在 接 受 輔 導 以 前 , 從 不 認 為 我 的 憤 怒 會 有 人 明 白 , 想 不 到 輔 導 員 認 真 專 注 聆 聽 , 非 常 專 業 , 讓 我 感 到 我 的 陰 暗 面 被 明 白 、 被 接 納 及 尊 重 。 漸 漸 地 , 她 成 為 我 可 以 信 靠 的 同 行 者 , 讓 我 感 覺 不 再 是 孤 單 作 戰 。 經 過 幾 個 月 的 輔 導 , 我 逐 漸 解 開 心 結 , 學 習 到 如 何 採 用 具 體 方 法 跟 父 親 相 處 , 亦 領 悟 到 人 生 挫 折 在 另 一 角 度 也 可 以 是 一 種 祝 福 。 多 謝 我 的 輔 導 員 及 中 心 各 服 務 職 員 , 希 望 所 有 正 面 臨 困 境 的 朋 友 , 能 認 識 輔 導 服 務 , 早 日 得 到 協 助 , 重 建 快 樂 人 生 。

最 後 , 祝 願 你 們 服 務 團 隊 各 人 安 康 、 工 作 愉 快 !